渡江

渡不過,江水流。

【紀錄】我們的故事

        故事很長,但有些狼狽、無法啟齒的事,我認為,也是時候該被記錄下來了。

第一次相見是什麼時候呢?有些記不清了。只記得當初對你的印象是­­­­”隔壁班排球隊的同學”。雖然只隔著一道牆的距離,但我們卻未曾有太多交集,說多了不過是見了面打個招呼,說少了甚至有時候連路上經過也都只是抬眼一瞥。

記性差的我甚至連我們是何時變的熟稔的都忘記了,依稀是某日晚修出來時互相留了聯絡方式,加了line之後就成了像密友般的存在。早安晚安的打招呼已經成了習慣,一天沒做彷彿就像忘了件重要的事,我想,我們之間奇妙的情感就是從那時候培養起來的吧。

不知是巧合亦或是必然,我總是看見你脆弱的那一面,在別人面前看起來似乎是很堅強的外殼,其實有著柔軟的內在,容易被刺傷,也容易掉眼淚,那時候,我突然覺得我們很像,我彷彿看見以前的我,一幕幕又重現在眼前,所以我試著接近你,一步又一步,自以為走得很好,其實卻破綻百出。

當同班三年的朋友特地跟我談了我們的關係時,我才驚覺,原來我們自以為的”很好”,在他們眼中看來卻是那樣的關係。我很惶恐,因為我知道你的過去,你曾經跟她在一起,你們周圍的人對這些事也很敏感,我怕造成你的困擾,我試著默默退開,但到了那時才發現,我早已深陷泥沼,無法自拔。

     我想,當時的我們或許都還沒準備好吧。我還沒準備好坦白,你也還沒準備好接受真相,但事實就這麼赤裸裸地被攤在陽光底下,燒得我全身是傷,狼狽不堪。那時,我想我已經很疲倦了。但當知道我並不是一個人傻傻地以歡你的時候,我卻突然又有了繼續和你走下去的動力。

     後來,你說我們不能在一起。

     原因,你不能說。我想想也覺得沒關係,不能在一起,能當朋友也很好,從那之後,我們就一直保持著”朋友以上,戀人未滿”的關係,我不禁佩服那時的自己,如何能在喜歡的人身邊,甘心只做一個好朋友?更何況這還是建立在彼此互相喜歡的條件下。那時的你,好像並不覺得自己殘忍,而我也被你的殘忍傷害的甘之如飴。

     之後的日子裡,我們發生了幾次稍微親密點的關係。

     其實我覺得很矛盾,當初說要保持距離的是你,但現在發生關係主動的也是你,我不禁有些被搞糊塗了,你到底是想和我當正常的朋友,還是想和我當一對偷吃的戀人?

     但這樣的關係也不能全怪你,是我不懂得拒絕。不,正確來說是我不想拒絕。不得不說我是個很貪心的人,發展成親密的朋友後,卻還不知足的想和你更近一步。所以,我每次都沒有拒絕你的觸碰,即便知道那是錯的,我也沒有拍開你的手。

     很多人或許都覺得我何苦作賤自己?但我只能說,”戀愛中的女人最盲目”。甚至到了最後,你和我坦承一切,我也都還是盲目地收不回自己對你的喜歡。

     那天我們在生物教室發生了最後一次關係,回家後,你說,你要把之前說的那件妳不敢說的事告訴我。自然我是洗耳恭聽,但在心理我還是相信自己絕對不會因為你說了這事而討厭你。畢竟,我已經有八成猜到你要說什麼了。

     果然,跟我預想的差不了多少。你說你和之前跟你發生關係的人還有聯絡,我不知道這和你之前劈腿的是不是同一個人,我也不知道你是否在和我發生關係後還持續與他發生關係,但反正,我對你是一點反感的感覺都沒有的。頓時間,我也覺得自己實在很賤,我喜歡的那人和別人還有關係,我居然半點都無法討厭他。

     後來我們算是吵了架吧,不理對方,也算是給自己一點時間沉澱下來,我的精神力,噢,當然,還有我的胃,都已經無法再長期的接受這樣的心理壓力。本來我一直都沒有發現的,原來我的胃病開始的時間,和我們相識的時間是疊合的,真正的發作,貌似是我發現自己喜歡上你的那段時間吧。

     目前的故事就到這裡了,我希望我們都給彼此一點時間想想,你是一個太被動的人,但我也無法一直陪著你前進,你終究必須學著解決你自己感情上的問題,只有跨過了這個劫,你才會真正的成長。